栏目导航
您现在的位置:主页 > 网站推广外包 > » 信息列表网站推广外包

大陆黄金运台秘闻

发布日期:2021-12-31 23:43   来源:未知   阅读:

  年,兵败大陆,蒋介石率残部退守台岛一隅,苦撑危局。在这个过程中,蒋介石究竟有没有将大陆国库中的黄金和外汇运送台湾,从而为日后在台湾的执政打下坚实的经济基础?矢口否认者如李登辉,对此的说法是“子虚乌有之事”,这种论调在台湾很有市场。而正面承认者则一直苦于没有找到直接证据支撑自己的观点,吴兴镛详细记录大陆国库秘密运台的新书《黄金秘档:

  1991年9月,美国加州大学教授吴兴镛的父亲吴嵩庆先生因病在台北仙逝,吴兴镛闻噩耗星夜奔丧。在家里,有点神秘地,91岁的母亲将吴嵩庆生前手迹托付给儿子,她对他说:“快把这些寄去美国,由你保管吧。”

  因忙于生计,他没有立即翻阅这些资料,而是束之高阁。转眼间,父亲逝世已经5年,1996年,台北《传记文学》社长刘绍唐先生约吴兴镛写一篇纪念父亲的文章,吴兴镛翻出尘封5年的父亲遗物,这才发现父亲记录的1949年一段惊天秘闻:失去大陆之时,将大陆黄金外汇运往台湾,不仅确有其事,而且其中一位重要的负责人不是别人,正是他的父亲“蒋介石的总账房”吴嵩庆。

  吴嵩庆何许人也?查其当时的官职,1947年至1962年间,他一直担任的,不过是区区一个军队财务军需署长。其上,有中央银行总裁刘攻芸(素与蒋介石不和)、财政部部长徐堪,众多顶头上司,又并非黄埔嫡系,缘何能得到蒋公之青睐?在1948年至1949年间,他管理的军费数目,竟高达国民政府总预算的三分之二,国府兴亡,竟全在吴先生指掌之间,倘若吴先生此时如中央银行副总裁李立侠般反戈一击,台湾安有完卵?

  吴嵩庆一生信奉的,就是一个“公”字,他是一位技术性的专业官僚,这种置身事外的中间人角色,正是蒋介石看重的品质。吴兴镛记述,父亲从法国留学归来,留法同学汪日章将其介绍给蒋介石,1933年夏一日清晨6时,汪打电话给吴嵩庆。吴嵩庆日记中记载当天:“委座嘱即往见,至则见委座正在庭前静坐,胸腰挺直,而手置膝上,移时坐毕入书室,嘱我进见,微笑对我说:你还是先做少校秘书,好好从小做起。”蒋介石对吴嵩庆的第一印象应该相当不错,半年后吴即晋升为中校密电股长,掌管蒋和全国政要将领间密电本的编制与配发,岂是普通人能够担当?1936年西安事变后,宋美龄接替蒋介石任航空委员会秘书长之后,吴嵩庆担任主任秘书,直至1948年的财务军需署长,官职虽然从未平步青云,但始终是蒋介石、宋美龄夫妇身边的要人,蒋对其信任有加,于危难之时,委重任于其肩,也是情理之中的事,事实上在1948年时,吴嵩庆已成为蒋介石的总账房。

  1948年12月2日凌晨,上海华懋饭店北楼的英国记者乔治瓦因听到声响往窗外张望,发现黄浦江岸边停着一艘500吨级的大船,挑夫正挑着沉甸甸的货物往船上运。瓦因感到困惑:要运货物为什么选择在深夜凌晨?此时,经济神经极为敏感的瓦因脑海中突然闪过一个疯狂的念头:其时挑上船去的绝非他物,是黄金。

  疯狂吗?瓦因的猜测居然是真的。就在昨天,蒋介石命中央银行总裁俞鸿钧将第一批260万两黄金、400万块银元自上海运往台湾,以备将来偏安之用。1948年9月27日,解放军解放济南;10月,东北局势急转直下,11月沈阳即被解放军占领,东北局势已成定局。就在这个时候,蒋介石决定将大陆大部分黄金转移至一“安全地点”,此一地点,显然就是海峡对面的台湾。

  12月2日凌晨,开始秘密行动。共62.64吨黄金被装上海关缉私舰“海星”号,分774只箱子,平均每箱装黄金81公斤,每箱里共6块金砖,砖体比一般砌墙的砖头略小一些。

  装载完毕,“美盛”号护航舰保护着“海星”号运送至台湾基隆登陆,2月7日,另一批黄金,约57万两,仍由“海星”号装运,“美朋”号护航,短暂存于厦门的中央银行金库,由分行经理吴本景负责看守,以维持在大陆的内战所需。

  事情看来密不透风,但上文提到的那位敏感的英国记者第二天就向世界发出了电讯:“中国的全部黄金正在用传统的方式苦力运走。”美国国务卿艾奇逊在1949年1月28日晚10时收到上海总领事恰伯特的一份电报,同样提到了这桩“公开的”秘闻:“上海市长吴国桢于本日会谈中,明确透露,200万盎司黄金已转运台湾。上海尚存80万盎司,其中50万以上正在运输中。”虽然艾奇逊收到电讯时,蒋介石已经在将第二批黄金运往台湾了。

  第一批运台黄金的实际主持人是时任央行总裁的俞鸿钧,吴嵩庆并未涉足,而自第二批开始,吴嵩庆就成为黄金运台的总监督,名义上则是经管“预支军费”。1949年1月,吴嵩庆以军费名义将约90万两黄金、8000万美元和3000万银元悉数提出,转移至吴嵩庆“财务署”在厦门信义路上的保管库里。保管库是日本留下的一栋红砖平房,坚固异常,需要三把钥匙才能打开。但黄金在这里存放的时间并不长,即被运往更安全的台湾。

  前两次运台黄金都由海路运送,而第三批的黄金则由空军空运台北。1949年1月28日,俞鸿钧密电蒋介石:

  奉化总统蒋钧鉴:3906密(一)沪国行存金尚有82万余两,银元2600万元,以前因存兑金银,故不得不酌予留存,现在政策变更,无此需要,亟宜早日运出,免滋延误,除密洽刘总裁(注:指此时代理央行总裁职务的刘攻芸)迅办外,拟请由经国兄电话催办。职鸿钧叩感印。

  当时,国库黄金对于出任代总统的李宗仁来说也是性命攸关的事,俞鸿钧恐黄金为李宗仁所得,于是提醒蒋介石,还是将能送到台湾的黄金尽快移走为妙。不过,第三批运台黄金事宜却一波三折。1949年1月30日,三军司令空军周至柔、海军桂永清和陆军郭忏得到下野的蒋介石的授意,同去见俞鸿钧、刘攻芸和徐堪,三人同去施压,就是要尽快将央行剩余的金银外汇也拨为军费,数目是约2600万银元。

  虽然此时负责央行的刘攻芸一直反对将国库资金运往台湾,但迫于压力,勉强同意将上海剩余存金运出。但刘又使出一招“拖延战术”,迟至2月7日,才开始运一小部分(黄金12万两),而且,他还将黄金运台的消息外泄,希望舆论压力可使自己留住央行中的那些家底谁愿意做一个空头司令呢?刘的心情也可以理解。只是他高估了自己的实力。消息外泄后,蒋立即加派了七八架军机,在两天之内就完成了42万两黄金的运台任务,刘攻芸终究还是没能依靠一己之力控制国库大权,一个月后,他就“升任”财政部长,其实是大权旁落,主要是蒋介石觉得,不必让这位仁兄再“操心”国库大事了。

  1949年5月,大军兵临城下,解放上海只在朝夕之间。15日,蒋介石命吴嵩庆飞上海,安排第四批黄金运台。其时上海市川沙地区已为解放军控制,空军总司令周至柔第二天碰到吴嵩庆时,嘱咐吴嵩庆尽快将妻儿送去台湾,以免“陷于彼矣”。

  18日清晨,由汤恩伯督运,6辆十轮美式卡车装载着17万余两黄金和26.9万块银元离开上海,后又紧急运走黄金2万两和120万块银元。

  至此,国库黄金大部已分四批运抵台湾,其总数高达约700万两黄金之巨,正是这批救命钱注入台湾经济(再加上朝鲜战争爆发),挽救了蒋介石,使其在台湾,还抱有“”的一线希望。

  国民政府的国库黄金运台已无悬念,那么这四批黄金运抵台湾之后,又流向何处?

  吴兴镛仔细研究各种档案材料后发现,第一批黄金260万两到了台湾,存在台湾银行金库秘密保存,1949年6月15日,台湾省主席陈诚将央行拨还台湾银行的80万两黄金及1000万美元外汇做进口贸易资金,也就是说,它们为在台湾发行的2亿元新台币充当准备金之用。除此之外,当年的“财务署”出纳科副主任赵志华在台湾的《传记文学》上回忆说当时蒋介石曾将其中的120万两黄金发放军队军饷:“曾在近9个月中经手约12次,每次以10万两黄金,以每两280元,换为新台币2800万元作为军队薪饷。”

  还有大量资金流入民间。1949年6月15日,政府的新台币发行办法第十条规定:“凡持有新台币者,得照台湾省进出口贸易及汇兑金银管理办法之规定,结购外汇或照黄金储蓄存款办法之规定,折存黄金储蓄存款”从1949年6月15日至1950年底的一年半时间内,政府共抛售黄金145万两、美元6600万元,市民可以直接以公价换取黄金或美元,这极大地稳定了新台币的币信。想象一下,倘若没有大陆运台的这批黄金支撑,不需要解放军登陆作战,台湾就会像1949年的上海一样,被恶性通货膨胀的巨浪所淹没。蒋经国承认:“后来这一批黄金,是很顺利地运到了台湾了。政府在拨迁来台初期,如果没有这批黄金来弥补,财政和经济情形,早已不堪设想了;哪里还有今天这样稳定的局面?”(蒋经国著《我的父亲》)

  1949年1月第二批运送台湾的黄金则由蒋介石本人直接控制,主要用于1949年的国共内战,结果自然白白化为灰烬。蒋身边的赵志华披露了蒋介石一掷千金打内战时的生活情况:“三餐只有酸菜、毛豆等蔬食下饭。偶尔大家吃点荤肉,就挨总裁骂。”

  蒋介石从运台黄金中拨出5000美元资助林可胜出国,后来林成为国防医学院的创始人,著名的台湾联合报系的崛起也与第二批运台黄金有关。但当年在大陆,闹到蒋经国打老虎无功而返,腐败问题究竟出在什么地方呢?

  兴亡,恐怕不是一个领袖如何的问题。蒋总裁手下的官员实在是不太牢靠。比如著名的蒋系爱将汤恩伯。此公于1949年5月15日负责第四批黄金运台,见大陆国军一败涂地,也想脚底抹油。他想逃到日本,免得台湾陷落功败垂成之时,自己死无葬身之地。于是,他便秘密托外交顾问王文成在日本东京的近郊买了一栋22间房间的豪宅,耗资3万美元,这3万美元里面有没有那批黄金的一部分?这实在是容易让后人产生联想的事情。沈阳发布数字政府建设三年行动方案 今年建成东北数字第一城

「浙江四为网络科技有限公司」杭州上千案例网络营销实战经验,提供百度搜索引擎关键词整站快速排名优化,通过智能算法与人工优化相结合,迅速提升企业品牌SEO网站排名。